首页

AD联系:507867812

澳门全沙

时间:2020-01-29 19:58:37 作者:泰山开户 浏览量:64420

环亚备用网址【8ag8.vip】澳门全沙鹧鸪天鹧鸪天鹧鸪天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,见下图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,见下图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,如下图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如下图

鹧鸪天,如下图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,见图

澳门全沙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澳门全沙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。

鹧鸪天

1.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鹧鸪天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鹧鸪天鹧鸪天鹧鸪天鹧鸪天

2.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3.鹧鸪天。

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4.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鹧鸪天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。澳门全沙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真人网站开户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喜虎国际娱乐

鹧鸪天....

开元注册

鹧鸪天....

库博体育

鹧鸪天....

金沙银河平台

鹧鸪天....

相关资讯
博弈网真人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....

博士真人

鹧鸪天

作者:史达祖年代:宋体裁:词

搭柳阑干倚伫频。杏帘胡蝶绣床春。十年花骨东风泪,几点螺香素壁尘。箫外月,梦中云。秦楼楚殿可怜身。新愁换尽风流性,偏恨鸳鸯不念人。

【注释】 ①伫:久立,盼望。 频:屡次,多次。 【评解】 这首闺情词,上片写凭栏伫望情景。搭柳栏干,杏帘蝴蝶,楼头伫望,泪洒东风。下片写对景怀人,不胜今昔之感。 箫外月,梦中云,回想昔日秦楼楚殿,今日却“换尽风流”。 结句“偏恨鸳鸯不念人”,愁绪缠绵,余韵不尽。全词和婉工巧,绮丽动目。 【集评】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“花骨”二字颇新,惟《梅溪集》中两用之。“东风”句较《万年欢》调“愁沁花骨”尤为凄艳欲绝。吟此两句,如闻“落叶哀蝉”之歌。昔人咏鸳鸯者,或羡其双飞,或愿为同命,此独言其不复念人,但既言“换尽风流”,则绮习刬除,愿归枯衲,安用恨为!恨耶情耶?殆自问亦莫辨也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史达祖(生卒年不详)字邦卿,号梅溪,汴(今河南开封)人。自韩侂胄柄权,事皆不逮之都司,初议于苏师旦,后议之史邦卿,而都司失职。韩侂胄为平章,事无决,专倚堂吏史邦卿,奉行文字,拟帖撰旨,俱出其手,权炙缙绅。侍从简札,至用申呈。开禧三年,韩侂胄被杀,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、耿柽、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,遂贬死。有《 梅溪词》一卷。黄昇《中兴以来绝妙词选》卷七:“史邦卿,名达祖,号梅溪,有词百馀首。张功父 、姜尧章为序。“张序今存,末署嘉泰元年(1201)。序谓:“盖生之作,辞情俱到。织绡泉底,去尘眼中。妥帖轻圆,特其馀事。至于夺苕艳于春景,超悲音于商素,有瑰奇警迈、清新闲婉之长,而无荡污淫之失。端可以分镳清真,平睨方回,而纷纷三变行辈,几不足比数。“ 姜序仅存片段,称其“奇秀清逸,有李长吉之韵。盖能融情景于一家,会句意于两得 ”。张炎《词源 》赏其咏物、节序诸作,如《东风第一枝 》咏春雪,《绮罗香》咏春雨,《双双燕》咏燕,“皆全章精粹,所咏瞭然在目,且不留滞于物“。李调元《雨村词话》卷三有《史梅溪摘句图》,谓“ 史达祖《梅溪词》,最为白石所赏,炼句清新,得未曾有,不独《双双燕》一阕也。余读其全集,爱不释手,间书佳句,汇为摘句图“。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云 :“梅溪甚有心思,而用笔多涉尖巧,非大方家数,所谓一钩勒即薄者。“ 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云 :“周美成律最精审,史邦卿句最警炼,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,周旨荡而史意贪也。

....

热门资讯